第二个核心就是中美经济对比存在的“比差逻辑”和“比好逻辑”。中国不怕比差逻辑,在比差逻辑中,两国经济都在回落,但是我国会采取政策对冲,经济韧性更强,使得相对变的没那么差,资本反而会流向中国;在比好逻辑中,美国经济相比中国更为强劲,中国将面临资本流出压力,此时国际收支平衡目标将面临更大的压力,稳经济的宽松政策空间也大大受限。当前的情形就是“比差逻辑”,美国经济基本面走势陆续印证我们去年11月底的年度策略报告《冬尽春归,否极泰来》中的判断:美国经济大概率在2018年四季度至2019年初见顶。我们看到目前美国的朱格拉周期、房地产周期和库存周期出现了下行阶段叠加,美国12月耐用品订单环比初值1.2%,不及预期1.7%,反映出由于贸易摩擦以及经济放缓的影响,美国商业投资出现降温;美国房屋销售同样乏力,1月成屋销售总数年化494万户,不及预期500万户,为2015年11月以来新低。各方面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回落压力正在逐渐加大。随着美国经济不再一枝独秀,新的经济周期证伪,美元将重新走入弱势,与之相对应,我国经济基本面体现出更强的稳健性,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减弱,促进资本回流。

【投资维权315线索征集】你投诉,我报道!在这里,我们为股票、基金投资者提供一个因违法违规行为遭受损失的曝光平台。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,当您的权益受到侵害欢迎向【黑猫投诉平台】投诉,受损股民可至【新浪股民维权平台】维权。